推荐信息

联系我们

    四川泸州著名律师-泸州优秀律师-泸州知名律师-泸州三优律师曹华律师
    联系人:曹华
    手机:13982488869
    Q Q: 1169090375
    E-mail:caohua@qq.com
    地址:泸州市江阳区
 

辩词赏析

当前位置: 主页 > 辩词赏析 > >

依法辩护识别主从 二审减轻两年刑期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今日开庭审理了被告人王丛娟涉嫌强迫卖淫罪上诉一案。通过方才的法庭调查并结合本案在卷的证据材料分析,辩护人认为本案被告人王丛娟的行为已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而非强迫卖淫罪。对此,辩护人现依据本案相关事实与法律规定阐述以下辩护意见,谨请合议庭在评议时能够给予充分地考虑。如无不当,请予采纳。
    一、细析本案相关证据材料,“被害人”佟芳云对卖淫一事事先知晓且于卖淫当时并不违反其意志。本案同案犯(另案被告人)徐芬、张惠在卖淫之前的休息过程中对佟的捆绑行为的目的在于将佟控制起来,其实质属于组织卖淫活动中的一种强迫手段,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二条第三款之规定,徐芬、张惠的行为构成的是组织卖淫罪,且二人是组织卖淫犯罪的组织者。
    本案“被害人”佟芳云在2008年10月25日的《询问笔录》中,对侦查人员关于卖淫之前案情的询问时明确陈述如下——“问:张惠跟你说的‘帮忙找钱’是什么意思你明白吗?答:当时我是晓的大概意思的。问:你怎么知道的,为什么没拒绝?答:是先前徐芬在车上时就跟我说她们要看我,我就明白了一点,但是不确定。张惠跟我说时,我就明白了她们是带人出去卖淫找钱的。当时我不知如何拒绝她就没开腔。问:张惠等人有没有威胁过你?答:没有。”而佟芳云本人对卖淫当时案情也同样陈述道:“到23点多后,张惠说走泸州来,我们就打了个的士,在茶馆找到王二上了车,我们5个一起来到大山坪一个叫‘爱家宾馆’的地方,在车上徐芬就跟我说‘过会有个‘哥哥’会在宾馆的房间等你,他会拿300元钱给你。’到了后,徐芬和张惠把我送到一个房间里,我进去后,里面已经有个30多岁的男子在里面了,我就和那个男的发生了性关系,之后她给了我300元钱,我就走了。下楼后,徐芬、张惠、‘小不点’在宾馆外面等我,徐芬就让我拿200元钱给了她说是她的提成。之后我们又打车到了纳溪。到了后大概是晚上一点钟左右,一个20多岁的男子开了一个车来接走我,我听见张惠喊他‘小鸡哥哥’,我们走时她们喊那个‘小鸡哥哥’说我出来时给她们打电话,她们好来接我,之后那个男的开车带我走到一个住家户里,我又和他发生了性关系,事后,那个人也拿了300元钱给我,并打电话给张惠,是王二和徐芬来接的我,徐芬又拿走了200元”(见侦查卷第104页)。
    另一方面,另案被告人徐芬、张惠、郑君霞的供述以及证人李欣、高学峰、廖恺的证言均能够证明徐芬、张惠二人自2008年5月份开始曾组织李梦、唐真、李洁等多人进行卖淫,徐芬“在‘带小姐’找钱” (见侦查卷第89页第10-11行郑君霞供述)、“当时朋友介绍说徐芬是带‘小姐’的”事实(见侦查卷第125页倒数第7-9行高学峰陈述)。
    综上事实,“被害人”佟芳云对卖淫一事事先知晓且于卖淫当时并不违反其意志。至于此后几人在龙马潭“富丽苑宾馆”开房休息睡觉过程中,徐芬、张惠将佟芳云与被告人王丛娟二人的一支手捆在一起的行为,其性质属于在组织卖淫活动中对佟进行控制的一种强迫手段。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二条第三款规定:“在组织他人卖淫的犯罪活动中,对被组织卖淫的人有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行为的,应当作为组织他人卖淫罪的量刑情节予以考虑,不实行数罪并罚。如果这些行为是对被组织者以外的其他人实施的,仍应当分别定罪,实行数罪并罚。”因此,结合本案上述案情,徐芬、张惠的行为构成的是组织卖淫罪,且二人是本案组织卖淫犯罪的组织者。
    二、综观本案整个犯罪发展过程,从犯意提起、组织卖淫人员、联系嫖客、安排食宿、指使捆绑以及嫖资提成掌控等诸多方面看,被告人王丛娟相较于卖淫犯罪的组织者徐芬、张惠来说,其主观恶性较小,在组织卖淫的共同犯罪中仅起帮助的作用。被告人王丛娟的行为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依法应在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幅度范围内量刑。
    1、从犯意提起、组织卖淫人员、联系嫖客、安排食宿等情节方面看。

    通过方才辩护人及公诉人在法庭上对被告人王丛娟的询问与讯问,并结合本案在卷的有关证据材料相印证,可以证明被告人王丛娟完全没有参与犯意提起、组织卖淫人员等犯罪初期阶段的一系列犯罪活动。直到作为组织者的徐芬、张惠已经准备好了组织卖淫的一切条件后,被告人王丛娟才于2008年10月15日受张惠邀约而中途参与。此后,在整个组织卖淫过程中,无论是联系嫖客还是安排食宿等方面,均是由徐芬、张惠二人负责一切,被告人王丛娟实际上仅仅是起到护送、保镖的作用。
 
    2、从嫖资的提成掌控以及指使捆绑等情节方面看。
    一方面,本案的有关证据证明组织者徐芬对卖淫人员每次获取的嫖资300元中,均要抽取200元的提成。而这些提成也均是由徐芬一人掌握控制,别人不能插手。
    另一方面,本案“被害人”佟芳云在2008年10月25日的《询问笔录》中这样陈述道:“头两天是在张惠家睡的,客厅有人睡的,我走不到。后来我们在外面开宾馆睡时,我想走,被她们觉察了,徐芬就拿她的皮带来把我和王二的手捆在一起睡,害怕我跑了,还说你要是跑了的话,打的你惨!”(见侦查卷第105页倒数第1-3行)而与此相对应,被告人王丛娟就此捆绑情节在回答侦查人员的讯问时供述了一致的内容——“问:据你前次交待是徐芬出主意把你和佟芳云捆在一起睡,当时你到底动手捆了没有?答:我没动手捆,因为我的手也被捆了,我也动不了手。问:怎样捆的?答:是徐芬捆的,捆的我的左手和佟芳云的右手,然后喊我们睡在一起。问:用什么东西捆的?答:是徐芬从她身上穿的一条裤子上的腰带解下来捆的,腰带的颜色是灰色还是白色的,布质的。”(见侦查卷第19页第8-16行)
    综上事实可知,被告人王丛娟完全是被徐芬当作看管、控制佟芳云的打手和工具来使用,因为在捆住了佟芳云的同时也把王丛娟捆住了,被告人本人也同样失去自由。这对组织者的徐芬而言是万万不会自己去做的。因此,被告人王丛娟在本案组织卖淫的共同犯罪中是仅起帮助的作用,其行为构成的是协助组织卖淫罪。根据《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三款的规定,应在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幅度范围内量刑。
    三、被告人王丛娟在此之前从未受过任何刑事处罚乃至治安处罚,无前科、系初犯,且案发当时才19周岁,可塑性较强,属于可以教育和挽救的青年。被告人不仅在归案后能够如实地供认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而且被告人及其母亲均表示愿意尽力履行10000元的罚金刑,表现出了深刻的认罪悔罪的决心。在上述事实情形下,被告人被判五年有期徒刑的处罚相较于组织者徐芬被判三缓五以及作为累犯的郑君霞被判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的处罚,在量刑方面也明显畸重。
    综上所述,辩护人谨请二审法院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贯彻教育挽救为主、惩罚为辅的刑罚原则,依法对被告人王丛娟的协助组织卖淫犯罪在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幅度内进行量刑。
 
    此  致
市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四川五月花律师事务所
                                          曹  华  律师
二0一0年一月七日
 
注: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欢迎咨询:四川泸州著名律师,泸州优秀律师,泸州知名律师,泸州三优律师曹华律师 电话:13982488869



友情链接:泸州优秀律师  泸州三优律师  泸州知名律师  泸州著名律师  泸州律师  泸州律师事务所
地址:泸州江阳南路30号 技术支持:唐网互联  宁波网站建设 建站铺
电话0830-3196133 传真:0830-3196133 手机:13982488869
网址:www.caohuals.com 邮箱:cao_hua3737@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