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联系我们

    四川泸州著名律师-泸州优秀律师-泸州知名律师-泸州三优律师曹华律师
    联系人:曹华
    手机:13982488869
    Q Q: 1169090375
    E-mail:caohua@qq.com
    地址:泸州市江阳区
 

辩词赏析

当前位置: 主页 > 辩词赏析 > >

据理力争“疑罪从无” 一审八年二审改缓

                      据理力争“疑罪从无”  一审八年二审改缓
                           
                          案情回顾

    
    2003年11月3日,范某因涉嫌故意伤害(致人重伤)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同月26日取保候审。后脱保。范某于2009年3月26日被依法逮捕。
    2009年6月12日,区检察院以范某犯故意伤害罪向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本案历经一、二审程序,辩护人在仔细研究案卷证据材料的基础上,拟定并坚持了“疑罪从无”的辩护思路。
    2010年1月6日,一审法院判决范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在二审过程中,辩护人细究鉴定缺陷、划分行为阶段、阐述矛盾疑点、剖析伤害动机。2010年4月29日,在辩护人的据理力争下,二审法院终撤销一审判决,改判被告人范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今日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范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上诉一案。通过方才的法庭调查反映出:区人民法院第113号刑事判决(下称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范某犯故意伤害罪的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且一审法院在直接影响本案定罪量刑方面的受害人损伤程度重新鉴定问题上,存在违反法定程序情况。就此,辩护人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五条之规定,发表以下辩护意见,谨请合议庭在评议时能够给予全面、客观地考虑。如无不当,请予采纳。
    一、本案一审法院在受害人损伤程度重新鉴定方面的审判活动,存在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有可能影响本案的公正判决。
    一审判决据以定罪量刑的主要证据即区公安分局刑技063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下称063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存在以下诸多问题:
    (1)《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第四条明确规定:“鉴定损伤程度的鉴定人,应当由法医师或者具有法医学鉴定资格的人员担任,也可以由司法机关委托、聘请的主治医师以上人员担任。”结合本案,063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的鉴定人赵某、钱某二人的鉴定资格证书材料缺失,鉴定合法性存疑;
    (2)《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第三条第2款、第3款指出:“损伤程度包括损伤当时原发性病变、与损伤有直接联系的并发症,以及损伤引起的后遗症。”、“鉴定时,应依据人体损伤当时的伤情及其损伤的后果或者结局,全面分析,综合评定。”结合本案,063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仅仅以受害人杜某的部分住院病历资料以及2003年6月24日在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法医室的目测为据,其鉴定活动不符合上述规定,该重伤的鉴定结论不具有全面性、科学性。
    (3)杜某2003年2月18日入院、3月3日出院,总共住院才14天。《泸州市人民医院出院证明书》在“出院时情况”一栏中明确记载“病员神清语晰,头部切口及伤口均愈合,已拆线,体温正常。”另据悉,受害人杜某早已能够外出打工。但是,063号《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在“法医活体检验”栏中经目测后却载述说“扶入室,神清,查体欠合作,精神萎靡,反应迟钝,生活不能自理,遗留有一定程度的智力障碍。”二者前后比较,相互矛盾。
    更缺乏依据的是,该鉴定书就“遗留有一定程度的智力障碍”的意见,却没有任何一份关于智力障碍方面的医学检测资料支撑。
    综上疑点,辩护人曾于2009年6月28日向一审法院递交了《重新鉴定意见书》。
    《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九条更进一步指明:“对鉴定结论有疑问的,人民法院可以指派或者聘请有专门知识的人或者鉴定机构,对案件中的某些专门性问题进行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
    但遗憾的是,一审法院对此直接影响本案定罪量刑的至关重要问题却采取回避态度,对辩护人合理的《重新鉴定意见书》不予采纳,违反了上述司法解释就有疑问的鉴定结论的程序性规定,可能影响本案的公正审判。因此,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一条第(三)项、第(五)项之规定,应当依法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二、一审判决被告人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相互之间互为矛盾,远不能达到刑事证据本身所必备的排他性、唯一性的证明程度。刑事案件的处理应当固守“证据充分确凿”的客观原则,而非失之于“法官内心确信”的主观推断。
    仔细分析本案在卷证据:首先,受害人杜某及其妻李某就范某在白马场打没打杜某一事上,前者没有说范某参与了打人,而后者却说范参与了打人(见侦查卷第75-76页、第82页)。夫妻二人的陈述自相矛盾,且均为本案直接利害关系人,其陈述不足为信。
    其次,本案仅有故意伤害行为人李某与另一参与人冯某的供述指证上诉人有“授意”李某实施伤害行为的“事实”。而此二人均与案件的处理有直接利害关系,并且冯某对本案的关键事实即导致受害人人身伤害结果发生的弥陀镇斗殴情况并不知情,其供述不能保证客观唯一性及真实排他性。
    最后,证人刘某(受害人母亲)在其询问笔录中讲到:“李某说他找范二(范某)拿不到钱,他自己又确实拿不出钱来给杜治伤,叫我们到派出所去说是范二出3000元钱请他们打的杜”( 见侦查卷第102页)。而证人陈某(受害人岳父)也在其询问笔录中陈述说:“李某说你到派出所报案吗,是范某出的叁仟元钱叫我打的杜某。我说你去派出所说,我去说没有证据的。李某没有开腔” ( 见侦查卷第106页)。
    因此,李某在案发后确曾四处活动,不能排除其与本案有关嫌疑人及证人串供商议的可能性。
    再有,进一步分析李某关于“范二出3000元钱请他打杜某”这一关键情节的供述,既然已经完成了“打人委托”,那么理所当然的3000元钱的“打人报酬”,为什么在本案中却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其存在?
    另一方面,被告人于2003年11月3日被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同年11月26日因证据不足、不予批捕而取保候审。这也从另一角度说明了被告人犯故意伤害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不能简单地以被告人曾在取保期间有脱保情节来主观归罪。
    因此,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犯故意伤害罪的支撑证据,远不能达到刑事证据本身所必须具备的排他性、唯一性的证明程度。
    三、至为关键的是本案在卷证据材料证明:本案的斗殴过程分为两个阶段——即白马场斗殴阶段与弥陀镇斗殴阶段。一审判决对导致伤害结果发生的弥陀镇斗殴阶段的事实认定,仅有行为人李某的供述这一孤证指证被告人“有提示”,却不能排除李某本人在白马场斗殴阶段中被受害人打伤而出于自身报复泄愤之目的,在其后的弥陀镇斗殴阶段中使用洗衣棒致伤受害人的可能性。
    本案在卷证据能够证实的是:
    1、2003年2月18日8时许,李某因帮被告人向杜某收欠款时,在白马场碳巴厂门口与杜发生争执抓扯乃至斗殴,李某本人在斗殴过程中被杜用酒瓶打中头部致受伤流血。杜未受伤并逃离了白马场,白马场斗殴阶段结束。
    2、同日9时许,李某在弥陀镇郭某诊所门口用洗衣棒致伤杜某头部。具体到本案案情,李某本人邀约的同案犯冯某在其讯问笔录中供述道:“2003年2月18日那天上午9点半过点,我在弥陀观音湖旅馆睡觉,李某(男,19岁,某镇某村人)给我打电话到旅馆喊我,李某说他在白马被打了,喊我到白马去” ( 见侦查卷第46页)。而冯某在回答侦查人员关于“李某为啥子打这个人?”的讯问时,冯供述说:“李某先在白马被这个人打了” ( 见侦查卷第50-51页)。与此相印证,李某在接受侦查人员讯问“在弥陀你们为啥子还打杜大毛呢?”时,其供述到:“当时我头上受了伤,有点气愤,范二又指我们说杜大毛来了,我们就追去打杜大毛” ( 见侦查卷第62页)。
    另外,同案犯冯某对侦查人员关于“后头在弥陀发生打架的事情你晓的不?”的讯问时,供述:“不晓得,我都是中午才听人说的。”
    综上证据,一审判决对导致伤害结果发生的弥陀镇斗殴阶段的事实认定,仅有行为人李某的供述这一孤证指证被告人“有提示”,却不能排除李某本人在白马场斗殴阶段中被受害人打伤而出于自身报复泄愤目的,在其后的弥陀镇斗殴阶段中用洗衣棒致伤受害人的可能性。
    四、本案受害人杜某在以下两个方面存在过错:第一,本案纠纷的起因是由于杜某拖欠上诉人铝合金门窗装修款所引发发生的。第二,杜某的损伤结果是在与李某等人互相殴斗过程中被李某用洗衣棒打伤所致。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在存有疑问的鉴定结论认定上存在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本案公正判决的情形。而在弥陀镇斗殴阶段中系“被告人范某提示,李某等人在弥陀镇将杜某致伤”的事实认定上,采证畸偏(仅采本案直接利害关系人李某、受害人夫妻的供述与陈述),不能排除李某本人在白马场斗殴阶段中被受害人打伤而出于自身报复泄愤目的,在其后的弥陀镇斗殴阶段中用洗衣棒致伤受害人的可能性。    另外,受害人自身也有过错在此,辩护人谨请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疑点重重的一审判决。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三)项关于“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之规定,依法作出证据不足、指控被告人范运超犯故意伤害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真正贯彻落实刑事证据排他性、唯一性的采证标准和刑事案件客观严谨性的刑事办案原则。
 

    此  致
市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四川五月花律师事务所
                                                     曹 华  律师
                                                二O一O年三月二十五日
注:文中单位名称与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


欢迎咨询:四川泸州著名律师,泸州优秀律师,泸州知名律师,泸州三优律师曹华律师 电话:13982488869



友情链接:泸州优秀律师  泸州三优律师  泸州知名律师  泸州著名律师  泸州律师  泸州律师事务所
地址:泸州江阳南路30号 技术支持:唐网互联  宁波网站建设 建站铺
电话0830-3196133 传真:0830-3196133 手机:13982488869
网址:www.caohuals.com 邮箱:cao_hua3737@sina.com